用户名:  密码:    
蓝袋鼠博客 Hi2NET.com海通网络
无遮无拦的美丽纯文学文学理解亲子文学亲子阅读八婆生涯小黄鱼故事童话村儿子涂鸦家庭相册文学活动留言簿
博客导航 — 无遮无拦的美丽文学理解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香樟木片一样的小说(创作谈) 日记时间: 2015-01-08
作  者:小隐娘 出处:原创
浏览1188次,读者评论3条 欢迎在蓝袋鼠沙龙发表对本文字的评论
香樟木片一样的小说(创作谈)
文/小隐娘
2015年01月08日,星期四

发表于《文艺报》2015年1月7日5版

  提及小说,总会想起两年前那个燠热的夏天。南方的夏天,总是令人有一种非理性的不适感。突然之间,我对自己周遭的一切产生了莫名的厌倦,不愿与朋友深度交流,不想去筹划远行,烦于读书,不再能够在女红中修行。而文学,我仿佛在冥冥中看到了它的各种可能与不可能,并在各种可能中看到了它们的终末。那又怎么样了?那也不过如此!我悲从中来,似乎了无生趣。而我的日常生活本身,其实并没有起伏波澜。也就是说,这场精神危机,竟然是毫无现实诱因的,它与我的处境并不相称。我的病症为这个季节所蒙蔽,家人把它命名为“夏日抑郁症”。
  在一个连我自己也猝不及防的时刻,我突然抛开了强握在手里的书,打开电脑,写起了属于自己的小说。我用了几分钟时间为第一个女主角起一个名字,这很像是扭开了小说水龙头的开关,打这之后,她的故事就如自来水一样,静静地流淌出来。第一个短篇小说的初稿,我用了一天半的时间。她并没有原型,纯粹是一个虚构的作品。从此之后,虚构之门为我打开。
  第一个小说《花萼》(发表于《作品》2014年6期)写出来之后,我并没有太大的喜悦感,一切自然得就如瓜熟蒂落。但无疑地,我的抑郁症状随着它的出生而消失,我对人生的深重痛感也得到了缓解。这时候我才明白,我患的是孕期抑郁症,我怀上的那个孩子名叫小说。此后,我有了两个孩子,一个叫做散文,一个就是小说。
  文友陈培浩曾经说过,我是一个文体意识很强的散文作者。的确,很长时间以来,我觉得散文是最为自由最为高贵的一种文体,对于自由的向往和奔赴是我此生不懈的脚步。可是,那段时间,我分明感觉到,散文的真实性已然成为了写作的阻障,想象的翅膀沉重如铅。我不愿意简单而粗鲁地消费散文。在散文给我缠结的绞架上,我是不是该心甘情愿地把头伸进套索?如果说,这场痛苦只是源于我对一种文学样式的选择,那么这个悖论是令人痛彻的——我用一种自以为自由的文体造成了写作的不自由。
  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是小说仗义前来救我。或许,我与它之间有着不浅的前缘,或许,是它与散文之间的兄弟情谊使我与它有了潜在的关联。当然,这一切都与阅读有关。我不得不承认,即便在单纯当一个散文作者的时候,我也从未放弃过对于小说的阅读。事实上,相对于思想家和学者的作品而言,在我视野里能够看到的有一定思想高度的小说并不多,我经常把它们当成消遣娱乐的方式。它能够让我葆有一种温润的心境,有爱,有恨,能够放声大哭,也能够心灵一动。我认为,这是一个写作者所必须的。阅读小说于我还有一个功用,散文创作的时候,我是反技巧的,但篇幅较长的散文没有技法却也难以成篇,我希望能够在阅读小说的过程当中,下意识获得某些技巧,在散文创作之时运化其中。这样说来,我当年对于小说的阅读,其实是居心不良的。只是,常在水边走,哪有不湿鞋。从少年时期开始,也有数次动笔写过小说,只是一直不相信自己会在这条道上走到黑而已。奇怪的是,行文至此,我莫名其妙联想起日本作家太宰治的自杀事件。他的一生经历过五次自杀,前面的四次都没能成功,最后一次才终于了愿。我的小说创作经历,与此有着类似的路径,似乎前面的“自杀”都是为这最后一次所做的准备,而这最后一次的“自杀”,终于使我走上了不归之路。
  在这过去的两年多时间里,我写下了十个短篇小说,貌似都是探讨两性之间关系。小说创作的状态基本是间歇性发作的,每一次发作,都有如鬼魂附体,而发作之前,都有不同程度的孕期抑郁症。现在回过头来看,我之所以还是把这病症归结为抑郁症而不是其他,是有缘故的。虽然,我的写作撕开的口子很小,只是两性关系,可是,发作之前,引致我莫名地情绪低落的并不在此,而是,格局非常宏大。这使我产生怀疑,或许,一个小说触及的即便只是一根毛发,它所牵动的也不仅仅是末梢神经,它甚至可能撼动中枢神经,关乎一个人的呼吸和生死。
  当抑郁症状解除之后,小说创作开始变得奇妙。有一个词我必须重复提及,那就是虚构。虚构之门洞开之后,我惊奇地发现,小说的自由呈现的是与散文迥异的样貌。散文的自由是属于行走的,它可以走向房间走向内心,也可以走向田野走向远方,而小说的自由是属于飞翔的,它能够飞檐走壁,也能够遁地冲天。虚构赋予了小说这些超乎日常的特异功能。我开始闭上眼睛张开双臂,练习飞翔。创作散文的时候,我心中是有很大包袱的,我不敢轻易动到身边的人,唯恐刀子不小心把他们伤到。我经常只写我自己,刀子切到哪里,只看我自己是否能够把疼痛忍住就是了。进入小说创作之后,我身边的那些人那些事,像打开枷锁的囚徒一样,开始有了伸展的能力,也开始有了属于他们自己的灵魂。而我身边的朋友,把她们身边更多的人和事讲给我听,有的是连泥带土的,有的是已经挑洗干净。记得《倒悬人》(发表于《人民文学》2013年11期)写完,一个朋友看后,说提兰的故事让她想起生活中的一个男子。这个男子的追求和经历让我暗自吃惊,我用了将近十天的时间,让他与提兰相爱,我想象着他们纠结的心理,生活的细节和可能的思想,想象着他们最后的走向……那一段日子,我的生活里好像供养着一个世界,只属于我一个人的世界,世界里是别人的生活,这群人的鼻息却触手可及。这个男子后来成为了苏打,这个后续的故事就是《黑少年之梦》。小说与生活,虚构与真实,有时变得漫漶不堪,难以辨识。写小说的人,就此开始沉迷。
  我向来对人造香味拒之千里,暗里喜欢的是植物香,随身的袋子里装有香樟木条。最近装修房子,有朋友送我数斤香樟木片,刀劈的,未经刨光,装了一袋又一袋,遍撒房间的角落。如今于我,散文有如袋子里的香樟木条,小说有如这房间里的香樟木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蓝袋鼠亲子文化网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蓝袋鼠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蓝袋鼠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蓝袋鼠声明:
  博客内容和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蓝袋鼠网站的观点或立场。
相关文章:『小隐娘
『八婆生涯』 小隐之家原创素金:让昆虫居住在花里 小隐娘 2015-09-10 [558]
『八婆生涯』 留春令&春鲤&诱僧(继续上图哦~~~) 小隐娘 2015-07-31 [814]
『文学理解』 小说家的飞翔器——从陈崇正的《碧河往事》说起 小隐娘 2015-01-13 [493]
『纯文学』 花儿锁(短篇小说) 小隐娘 2014-09-21 [425]
『纯文学』 失语年(短篇小说) 小隐娘 2014-06-15 [459]
更多相关文章
相关栏目:『文学理解
『文学理解』 小说家的飞翔器——从陈崇正的《碧河往事》说起 小隐娘 2015-01-13 [493]
『文学理解』 散文,像一棵树生长 小隐娘 2011-03-31 [823]
『文学理解』 随意与担当——从书话散文说起 林渊液 林伟光 2011-01-25 [1790]
『文学理解』 小说创作:情感和思想的另一种方式——兼谈80后和地域文化 林渊液 黄峰 2010-07-14 [892]
『文学理解』 散文,将走向何方(选摘篇) 小隐娘 2009-10-17 [1031]
更多相关栏目的文章
郁风信子(六品绿裙)去郁风信子家留言留言于2015-05-09 15:29:43(第3条)
这是一篇完美的散文。有常常念及的人,有喜欢的文字真好-说的是我;而你,有两个孩子,有不时到来的忧郁和狂喜,也很喜悦。渐行渐远的你,与停留在原地的我,为什么我没有感到距离?想念。。。
 主人回复 
嘿嘿,想念的吧,喜欢的吧。那你就不要走远。
俺一直在老地方,过一种半隐居生活,也颇自在。
滟子(二品银簪)去滟子家留言留言于2015-03-18 09:52:40(第2条)
香樟木片的小说,清香,特别。好久不见太后,以为大家真将这里忘却,没想到,原来大家始终都在。
 主人回复 
呵呵,想来就来,想坐就坐。
起锚航船(白衣)去起锚航船家留言留言于2015-02-26 15:16:32(第1条)
恭喜姐姐,在另一片天地行走自如,走出了散文的困惑,迎来了小说的新生。
 主人回复 
随性而写吧,走到哪算到哪,终是不偏离文字就是。
 
在蓝袋鼠沙龙发表对本文字的评论 打印本文章
 
您的名字:
电子邮件:
留言内容:
注意: 留言内容不要超过4000字,否则会被截断。
未 审 核:  是
  
蓝袋鼠首页蓝袋鼠资讯蓝袋鼠博客蓝袋鼠微博蓝袋鼠沙龙蓝袋鼠简介博客帮助联系蓝袋鼠申请博客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蓝袋鼠博客由蓝袋鼠管理维护。博客文字乃会员自行发贴,文责自负,与蓝袋鼠无关。
Copyright © 2005-2017 Landaishu.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