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蓝袋鼠博客 Hi2NET.com海通网络
埔外邨书里书外潮汕杂说走走看看箧中旧文留言簿
博客导航 — 埔外邨潮汕杂说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他乡遗墨倍足珍——澄海陈凤翔与两块名人墨迹石刻 日记时间: 2010-07-08
作  者:埔外人 出处:原创
浏览1962次,读者评论0条 欢迎在蓝袋鼠沙龙发表对本文字的评论
他乡遗墨倍足珍——澄海陈凤翔与两块名人墨迹石刻
文/埔外人
2010年07月08日,星期四

泰和是江西吉安市的一个县。历史上,泰和人在潮州当官的不少。其中最有名的应该是郭子章,万历年间任潮州知府,著有《潮州杂记》,并在潮州凤凰塔留下一副名联:“玉柱擎天,凤起丹山标七级;金轮着地,龙蟠赤海镇三阳。”而澄海人唐伯元,则曾任泰和知县五年。不久前,我为搜集唐伯元的资料而到泰和,却意外地发现了一位差不多被遗忘了的人物,此人是“澄海陈凤翔”。

泰和县博物馆不大的展览室里,有两块石碑,因为珍稀而专门作了拓本展览。一块刻着黄庭坚的手迹,文字颇有意思:“御制戒石铭。尔俸尔禄,民膏民脂。下民易虐,上天难欺。”署款的“黄庭坚”三字特别大,显得别具一格。另外一块石碑,刻的是陆游手书“诗境”二字。泰和是文教兴盛的地方,有这些名人墨迹,本来未足为奇。我更感兴趣的是此二碑的跋文。陆游 “诗境”碑跋文写道:“快阁之前有台焉,登临旷览,风景殊佳,适捡敝簏,得此二字,刊置壁间,以公同好。澄海陈凤翔识。”《御制戒石铭》跋文较长,它讲述了刻碑的经过:"快阁旧有山谷诗碑,宋泰和宰卓士真所重刻,兵燹后此碑遂毁,一缺撼。光绪壬午余丞此县,适邑人重修快阁,乃倩孙君籽国仿录一通刊之楼壁。后得道州黄书戒石铭石刻本,复为钩抚勒石。俾官斯土者有所观感,未始无补。岂徒为快阁增一故实哉。澄海陈凤翔并记。"

作为澄海人,这两处“澄海陈凤翔”勾起我考证的兴趣。这个陈凤翔是什么人呢?

《御制戒石铭》很有来历。铭文原出自五代蜀主孟昶的《令箴》,原文共24句。印象中,孟昶只会填填小词和宠信花蕊夫人,与南唐后主是一路人物。后来投降宋朝,还被花蕊夫人讥诮为“十四万人齐解甲,更无一个是男儿”。没想到这个孟昶还会写下这般关心吏治的箴文,看来历史人物的复杂之处确非一言能尽。后来,宋太宗摘取其中四句,敕令各州县勘石立于衙署大堂前。州县长官坐堂理事,即可见此十六字,以警戒官员秉公办事,从政为民,故称《御制戒石铭》。黄庭坚任泰和县令时,手书《御制戒石铭》刻石。黄庭坚是大书法家,后来宋高宗就把黄庭坚所书《戒石铭》颁发到各州县。

从《御制戒石铭》跋文可知,陈凤翔于光绪壬午(光绪八年,公元1882年)任泰和县丞时重修泰和的名胜——快阁,并重刻《戒石铭》。我想再找一些关于陈凤翔的资料,却发现记载很少。清朝的《澄海县志》只到嘉庆为止,当然不会有光绪时期人物的传记;《泰和县志》有光绪版本,但也未见其人。我手头的几部工具书,如《三十三种清代传记综合引得》、《清代官员履历档案全编》等,或者查无此人,或者是同名而年代不合。翻过澄海的陈氏族谱,也未发现陈凤翔的记载。

但我坚信陈凤翔并非真的是无名之辈。陈三立《快阁铭并序》说“余友澄海陈君凤翔为丞兹县”,除了证实陈凤翔确是澄海人且曾为泰和县丞之外,“友”字也颇有分量。陈三立是晚清主张维新变法的湖南巡抚陈宝箴之子,史学大师陈寅恪之父,也是晚清同光体诗派的代表人物。陈凤翔能与陈三立为友,应该不是一般人物。

经过两个多月的搜索翻检,我终于找到一条材料,见于清朝孙雄的《道咸同光四朝诗史》卷六:

陈凤翔,字芰潭,广东澄海人,有《东阜老人遗稿》。

这是一条重要史料。它说陈凤翔字芰潭。而“芰潭”屡见于陈三立的《散原精舍诗文集》等书,原来他就是陈凤翔!

陈三立有关陈凤翔的诗文中,《陈芰潭翁遗诗序》比较重要。从这篇序文可知道陈凤翔生活和仕宦的一点大概,他早年担任陈宝箴的幕僚,其后“选授江西泰和县丞,十余岁不迁县。……翁故通训诂,勤览坟籍,工书及绘事,复晓瀛寰大势政法格致诸新说,以故一时人士学究时务者翕然归之。……而制行清严,耿介自守,不干长官。长官终也不识翁为何许人也。”陈凤翔工于书画,也通晓新学,但为人耿介不阿,不会巴结上司,所以长期屈居下僚。当了十几年泰和县丞,也代理过新建县县丞,却一直未能升迁。陈三立另有《哭陈芰潭》诗,作于光绪34年(1908年),陈凤翔当卒于此年。

陈三立还在一首诗中描绘了陈凤翔落拓不羁的形象:

凡二十年泰和丞,天穷不死荒江徼。鬓须雪霜胸崛奇,日倚快阁但坐啸。衣裘污敝履决穿,缝毡称身讶奇妙。乡氓指作卖卜翁,又误官舍呼僧庙。厨乏蔬米躬灌园,隶卒逃亡鼠窥眺。时摹金石咏江山,亦用画笔竞炳耀。结舌公堂立木鸡,县尹颔颐簿尉笑。丞哉丞哉何许人,澄海陈君老非少。……(《由崝庐寄陈芰潭》) 

陈凤翔工于书画,是当时人们公认的。陈三立说他“工书及绘事”,当幕僚时“以写篆隶丹青自娱”。泰和两块碑刻的跋文应该是他的手笔。我不懂书法,不敢妄加评论。但他写字好用古体,如澄海写成“澂海”,“快”字也用古体,这一特点可以佐证陈三立所说的“通训诂”。晚清著名学者和书法家沈曾植得到陈凤翔一扇面书法,赋诗称赞道:“老笔扶疏杂董欧,扇书一握重琅璆。”沈曾植还有一首诗《芰潭诒所作画赋此以谢》,晚清诗人、佛学家桂伯华也有一首诗《题陈芰潭心迹双清图》,这说明陈凤翔确实能画,而且能入当时名流视野,可惜我未见到其画作的墨迹。

陈凤翔也有诗名,所著《东阜老人遗稿》,可能已经亡佚。现存有《陈芰潭翁遗诗》三卷,为其友人陈伯平所编,陈三立作序,称赞其诗“气澄而虑澹,多可观”(《陈芰潭翁遗诗序言》)。此书流传不广,《潮州艺文志》都未收录,是难得的地方文献。北京国家图书馆藏有该书民国年间木活字本,可惜无缘得见。国图此本作者登记为陈芰潭,可见也不知陈芰潭本名为陈凤翔。

下面选录其诗二首,以见其诗风之一斑。

寥泬霜天暮霭收,殊方云物迥含愁。遥分广武城头月,归趁江南驿路秋。客思乱随征雁没,浮踪翻为故人留。今宵别酒难成醉,一发青山梦橘洲。(《送伯严诸君回南兼寄舍弟》)

楚望烟波阔,东南急夜流。帆分衡岳雨,人共秣陵舟。倚槛谁吹笛,冲寒客感秋。十年江上路,身世叹沉浮。(《望黄鹤楼》)

 

他乡遗墨倍足珍——澄海陈凤翔与两块名人墨迹石刻
陆游“诗境”碑跋文

他乡遗墨倍足珍——澄海陈凤翔与两块名人墨迹石刻
陆游“诗境”碑

他乡遗墨倍足珍——澄海陈凤翔与两块名人墨迹石刻
黄庭坚书《御制戒石铭》》碑

 

他乡遗墨倍足珍——澄海陈凤翔与两块名人墨迹石刻
黄庭坚书《御制戒石铭》》碑跋文局部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蓝袋鼠亲子文化网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蓝袋鼠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蓝袋鼠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蓝袋鼠声明:
  博客内容和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蓝袋鼠网站的观点或立场。
相关文章:『埔外人 陈凤翔 黄庭坚 御制戒石铭
暂无相关文字。
相关栏目:『潮汕杂说
『潮汕杂说』 姚文登《初学检韵》 埔外人 2012-06-18 [3303]
『潮汕杂说』 高伯雨和他的书 埔外人 2010-01-18 [1600]
『潮汕杂说』 难得一见的唐伯元《二程类语》 埔外人 2010-01-15 [714]
『潮汕杂说』 潮阳关埠提督府主人 黄武贤其人其事 埔外人 2010-01-15 [1991]
更多相关栏目的文章
 
在蓝袋鼠沙龙发表对本文字的评论 打印本文章
 
您的名字:
电子邮件:
留言内容:
注意: 留言内容不要超过4000字,否则会被截断。
未 审 核:  是
  
蓝袋鼠首页蓝袋鼠资讯蓝袋鼠博客蓝袋鼠微博蓝袋鼠沙龙蓝袋鼠简介博客帮助联系蓝袋鼠申请博客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蓝袋鼠博客由蓝袋鼠管理维护。博客文字乃会员自行发贴,文责自负,与蓝袋鼠无关。
Copyright © 2005-2019 Landaishu.com. All Rights Reserved.